找回密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 熱線電話:8968189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棉花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積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省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8-10-29 10:49:28 |只看該作者 |倒序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作者:莫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1967年冬天,我12歲那年,臨近春節的一個早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苦著臉,心事重重地在屋子里走來走去,時而揭開炕席的一角,掀動幾下鋪炕的麥草,時而拉開那張老桌子的抽屜,扒拉幾下破布頭爛線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嘆息著,并不時把目光抬高,瞥一眼那三棵吊在墻上的白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最后,母親的目光鎖定在白菜上,端詳著,終于下了決心似的,叫著我的乳名,說:“社斗,去找個簍子來吧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娘”,我悲傷地問:“您要把它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今天是大集。”母親沉重地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可是,您答應過的,這是我們留著過年的……”話沒說完,我的眼淚就涌了出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的眼睛濕漉漉的,但她沒有哭,她有些惱怒地說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這么大的漢子了,動不動就抹眼淚,像什么樣子?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我們種了一百零四棵白菜,賣了一百零一棵,只剩下這三棵了……說好了留著過年的,說好了留著過年包餃子的……”我哽咽著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靠近我,掀起衣襟,擦去了我臉上的淚水。我把臉伏在母親的胸前,委屈地抽噎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感到母親用粗糙的大手撫摸著我的頭,我嗅到了她衣襟上那股揉爛了的白菜葉子的氣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透過朦朧的淚眼,我看到母親把那棵最大的白菜從墻上釘著的木橛子上摘了下來。母親又把那棵第二大的摘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最后,那棵最小的、形狀圓圓像個和尚頭的也脫離了木橛子,擠進了簍子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熟悉這棵白菜,就像熟悉自己的一根手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因為它生長在最靠近路邊那一行的拐角的位置上,小時被牛犢或是被孩子踩了一腳,所以它一直長得不旺,當別的白菜長到臉盆大時,它才有碗口大。發現了它的小和可憐,我們在澆水施肥時就對它格外照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曾經背著母親將一大把化肥撒在它的周圍,但第二天它就打了蔫。母親知道了真相后,趕緊將它周圍的土換了,才使它死里逃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后來,它盡管還是小,但卷得十分飽滿,收獲時母親拍打著它感慨地對我說:“你看看它,你看看它……”在那一瞬間,母親的臉上洋溢著珍貴的欣喜表情,仿佛拍打著一個歷經磨難終于長大成人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集市在鄰村,距離我們家有三里遠。寒風凜冽,有太陽,很弱,仿佛隨時都要熄滅的樣子。不時有趕集的人從我們身邊超過去。我的手很快就凍麻了,以至于當簍子跌落在地時我竟然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簍子落地時發出了清脆的響聲,簍底有幾根蠟條跌斷了,那棵最小的白菜從簍子里跳出來,滾到路邊結著白冰的水溝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在我頭上打了一巴掌,我知道闖了大禍,站在簍邊,哭著說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將那棵白菜放進簍子,原本是十分生氣的樣子,但也許是看到我哭得真誠,也許是看到了我黑黢黢的手背上那些已經潰爛的凍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的臉色緩和了,沒有打我也沒有再罵我,只是用一種讓我感到溫暖的腔調說:“不中用,把飯吃到哪里去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然后母親就蹲下身,將背簍的木棍搭上肩頭,我在后邊幫扶著,讓她站直了身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終于挨到了集上。母親讓我走,去上學,我也想走,但我看到一個老太太朝著我們的白菜走了過來。她用細而沙啞的嗓音問白菜的價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回答了她。她搖搖頭,看樣子是嫌貴。但是她沒有走,而是蹲下,揭開那張破羊皮,翻動著我們的三棵白菜。她把那棵最小的白菜上那半截欲斷未斷的根拽了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然后她又逐棵地戳著我們的白菜,用彎曲的、枯柴一樣的手指,她撇著嘴,說我們的白菜卷得不緊,母親用憂傷的聲音說:“大嬸子啊,這樣的白菜您還嫌卷得不緊,那您就到市上去看看吧,看看哪里還能找到卷得更緊的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對這個老太太充滿了惡感,你拽斷了我們的白菜根也就罷了,可你不該昧著良心說我們的白菜卷得不緊。我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話:“再緊就成了石頭蛋子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老太太抬起頭,驚訝地看著我,問母親:“這是誰?是你的兒子嗎?”“是老小,”母親回答了老太太的問話,轉回頭批評我:“小小孩兒,說話沒大沒小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老太太將她胳膊上挎著的柳條箢篼放在地上,騰出手,撕扯著那棵最小的白菜上那層已經干枯的菜幫子。我十分惱火,便刺她:“別撕了,你撕了讓我們怎么賣?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你這個小孩子,說話怎么就像吃了槍藥一樣呢?”老太太嘟噥著,但撕扯菜幫子的手卻并不停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大嬸子,別撕了,放到這時候的白菜,老幫子脫了五六層,成了核了。”母親勸說著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她終于還是將那層干菜幫子全部撕光,露出了鮮嫩的、潔白的菜幫。在清冽的寒風中,我們的白菜散發出甜絲絲的氣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這樣的白菜,包成餃子,味道該有多么鮮美啊!老太太搬著白菜站起來,讓母親給她過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用秤鉤子掛住白菜根,將白菜提起來。老太太把她的臉幾乎貼到秤桿上,仔細地打量著上面的秤星。我看著那棵被剝成了核的白菜,眼前出現了它在生長的各個階段的模樣,心中感到陣陣憂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終于核準了重量,老太太說:“俺可是不會算賬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母親因為偏頭痛,算了一會兒也沒算清,對我說:“社斗,你算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找了一根草棒,用我剛剛學過的乘法,在地上劃算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報出了一個數字,母親重復了我報出的數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沒算錯吧?”老太太用不信任的目光盯著我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你自己算就是了。”我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這孩子,說話真是暴躁。”老太太低聲嘟噥著,從腰里摸出一個骯臟的手絹,層層地揭開,露出一沓紙票,然后將手指伸進嘴里,沾了唾沫,一張張地數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她終于將數好的錢交到母親的手里。母親也一張張地點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等我放了學回家后,一進屋就看到母親正坐在灶前發呆。那個蠟條簍子擺在她的身邊,三棵白菜都在簍子里,那棵最小的因為被老太太剝去了干幫子,已經受了嚴重的凍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,知道最壞的事情已經發生了。母親抬起頭,眼睛紅紅地看著我,過了許久,用一種讓我終生難忘的聲音說: “孩子,你怎么能這樣呢?你怎么能多算人家一毛錢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娘,”我哭著說:“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“你今天讓娘丟了臉……”母親說著,兩行眼淚就掛在了腮上。來源:世紀人物雜志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積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8-10-29 13:15:10 |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莫言總把平淡寫的那么有聲有色,這就是大家的魅力,贊一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積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8-10-29 13:15:19 |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謝謝分享,問候朋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積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8-10-29 13:15:30 |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 發新帖 回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管:泗陽縣廣播電視臺 地址:泗陽縣眾興鎮北京中路96號(廣電大樓二樓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27-89681891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為 泗陽縣楊樹人家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營業執照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:9132132358372371XU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息產業部備案/許可證編號: 蘇ICP備15037851號-1  蘇公網安備 32132302010005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快3今天推荐豹子